石湖码头:跨越千年的对话

2022年08月03日 15:32

石湖码头,位于石狮市石湖半岛的古渡口,是宋元时期泉州湾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重要外港。往昔,这里舳舻千里,如今,这里桥跨两岸。饱经沧桑的古渡口,就像一位老者,默默守望着这片热土,将千百年来的沧海桑田娓娓道来。

古时林銮渡,今日石湖港。现在,让我们与古人来一场跨越千年的对话吧。

设施几何?

古:我们石湖码头的主体由一组近岸礁石和通济栈桥共同组成,借用天然礁石为靠岸设施。其中,引堤“通济桥”建于二座天然岩石间,全长113.5米,末端向东,呈曲尺状,为长石纵横筑砌而成,上横石板,渡头及引堰均嵌砌于海底礁石盘上,再用每条数吨重的巨石砌筑而成。礁盘边缘凿了许多石鼻孔,主要是用来系缆泊船的,渡头还装有木吊杆以便装卸货物,当时已是外番航船进入泉州的第一个港口。

今:我们现在的石湖港已有5个泊位,包括2个5万吨级泊位和1个10万吨级泊位,目前正在建造5号、6号泊位,待建成后,石湖港区10万吨级泊位长度将达到1600米,泊位总长达到2200米,年集装箱吞吐能力可达到300万标箱,持续提升港口规模化水平,助力做强泉州港中心港区。

贸易几何?

古:从唐王朝实行对外开放政策起,我们就抓住这个对外通商的契机,在各港口展开海上贸易,并逐渐活跃,繁荣昌盛。从宋元开始,泉州也一举跃升为全国对外贸易四大港口之一。那时候,我们紧抓时机,扩大了海上贸易,航行于东南亚一带,因经营有方,利润丰厚。

今:我们充分利用“服装城市场采购贸易方式”“预包装食品出口试点”的叠加利好政策,为“买全国、卖全球”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和外向型经济发展提供更加便捷的外贸运输通道。仅2022年上半年,石湖港区集装箱吞吐量累计完成64.97万标箱,同比增长8.06%,其中,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完成3.63万标箱。

通商几何?

古:我们走南闯北,开拓航线,首航渤泥(加里曼丹岛),是泉州与南洋(东南亚)群岛航线的开拓者,航行目的地东达夷州、琉球;南达菲、蒲端、甘棠、渤泥、三佛齐;西南达维力、扶南、占城、交趾一带。

今:我们鼓励企业积极开辟新航线,持续扩大“一带一路”外贸“朋友圈”,目前我们的石湖港已开通国内外航线20多条,辐射国内及东南亚各大主要港口。同时,我们通过石湖-厦门外贸内支线共享厦门港92条国际航线资源;通过中远海运的越南航线,直航胡志明市;通过中远海运发达的全球航线网络,将本地货物中转至世界各地。目前我们的石湖港已开通十多条外贸直航线,架设了泉州通达世界的快速通道。

船只几何?

古:我们在后湖窟造船,船材多来自渤泥,最大的船,船长十八丈,高四丈五尺余,宽四丈二尺许,作圆尖形;主桅高十丈有奇,分上下二层、十五个货舱,可容载货物三万余担。

今:早在2015年,长180米、4万吨级的“巨无霸”集装箱船“刺桐1”轮就已经靠泊在我们的石湖港泊位上了。2021年,装载印度1.6万吨荒料石的“玛丽安”轮顺利靠泊泉州石湖港。

货物几何?

古:我们主要销售丝绸、陶瓷等,买回楠木、象牙、茴香、犀角、樟脑等。因为当时的“蛮人喜彩绣,武陵多女红”,所以我们以彩缎换香料为多。

今:近年来,我们持续采取“一线一策”个性化扶持措施,加快融入“丝路海运”,在持续抓好煤炭、水泥、矿石、建材等传统优势大宗货种的基础上,培育粮食运输等特色货种,同时已成功开发五菱、福田、金杯、金龙等多个汽车进出口拆装箱项目。此外,我们的石湖港为全国最大的进口荒料石集散地,年进口量约200万吨,能够满足南安、惠安等周边上千家石材加工企业需求。

营商可好?

古:因为根据规定,外国商船进入泉州港之后,要先停靠石湖码头附近海域,由石湖巡检寨和惠安小兜(崇武)巡检寨派员登船核检封舱,然后由差吏随船顺着晋江,护送至“都务亭”;泉州市舶司(海关)官员根据规定,检验货物和人员,按照税则征税。完成流程之后,卸载货物,进入市场交易。所以,每次“番舶”归来,商贾都会云集于我们这里,商埠、酒家、客栈、钱庄、布行、陶瓷行、杂货行,车水马龙,我们石湖就形成“导蛮舟之津”的商贸埠头。

今:我们石湖港附近设有保税物流中心(B型),俗称“B保”,开展包括保税仓储、流通性简单加工和增值服务、全球采购和国际分拨配送、转口贸易和国际中转等业务,进口产品在家门口就可以直接保税、通关。同时,“B保”中心可实现“进口保税”“出口退税”“跨境电商”“国际物流综合服务”“国际中转、转口贸易、保税展览”等丰富业务和优越功能,通过“区港联动”,配套已搭建的“海、陆、空、铁、快件”立体化多式物流服务体系,提供贴合的新型国际业务服务支撑。

(记者 邱育钦)